每年過年,最開心的莫過於除夕夜所有親戚聚在一起吃吃喝喝聊聊天,年紀也算是老大不小的我們,在家中,仍然被叫作小朋友。

長輩們談起的過往,聽我們在耳中都像是小說般的津津有味,那個年代,好像隨便一樁小事,都能拍成很有故事的電影。

其實,每天早上在爸爸開車送我上班的這段路途中,偶爾也會聽到一段段誰或誰的小故事,就這樣一點一滴的,我也慢慢知道上一輩有哪些人與哪些事。

那些人、那些事,還真教人著迷!

前一年,爸爸開始到行天宮(?)上寫作課,上一上,似乎對寫作產生了興趣,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慢慢的寫下一篇篇故事。前一陣子,家裡發生了蜂窩事件(以後再詳述),知道爸爸連同兩位同學,一人寫、一人畫、一人編,印成了一本小冊子,而且還頗受好評。昨晚除夕,在酒足飯飽後,大家坐在地上圍成一圈玩十八豆仔,喊聲四起、情緒正嗨,爸爸一時興起便拿出平日累積多篇的故事與大家分享,有好笑的也有感動人的,很多都是真實生活、甚至是小時候的縮影,表姊還笑說:舅舅不會到70歲才要當小說家吧!

不過爸爸說,寫作不只是創作,而是一種治療,能將很多不愉快抒發於筆尖,然後繼續過著積極的生活。(我想我懂了)

 

大年初一,我們這群親戚,浩浩蕩蕩再去跟更年長的長輩吃飯。

這回是跟阿公很親很親的結拜兄弟,我這一輩要稱他為叔公。聽說這個結拜的淵源,要追溯到爸爸的阿祖嬤、叔公的阿嬤,因為她倆是很好的姐妹淘,就說定以後有生孫子(為什麼是孫不是兒??)就要結為兄弟之類的,雖然我的阿公還有其他兄弟,不過就只有阿公跟這個叔公很投緣。

前一晚爸爸還提醒大家,隔日的聚餐要好好聽叔公講古,我們乖乖聽故事、乖乖吃飯就好。果然聽他講起故事,從日治時代開始就停不了。當初因年輕氣盛「青牛不怕虎」被日本上司開職,到了國民政府來又曾因加入什麼反政府組織而被通緝連夜逃跑,後來進入機關做事因不加入「阿國」便升不了官,經歷台灣經濟起落曾大賺又大賠等;還有個人小事如早年經歷的恐怖醫療事件,偏愛吃日本奈良醃漬物常常特地搭機到東京三越採買,或是勤寫毛筆鍛鍊個人心智......

不過說來說去,總會不經意提起阿公阿嬤當年對他的照顧,讓人感受到那個年代人心的美好。

今年已經88歲高齡的他,依舊耳聰目明、身體硬朗,聽他最近的嗜好是練習寫小楷,那小楷不是一般的小楷,筆劃大概快要跟原子筆字一樣細了,目的只是確保自己的手仍不會抖!看他帶來的毛筆手稿3冊,裡面有臨摹的文句、自己寫的詩詞、日文的俳句,還會在旁邊加上紅印,真的像是古代的風雅文人。人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,真的沒錯!

創作者介紹

小泰妹說......

ma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